明显不实惠、不实用

2020-03-06 13:50

猪粪发电成泡影,污染还要再继续

7月15日,记者来到紧靠秦淮河边的南京佑侨农业生态园。园内分布着3个养猪点,存栏生猪1000多头。“今年行情不太好,养得少,去年最多时养了5000来头。”养猪场一位师傅介绍。

猪场已办整4年,还没通过环评

在园区中心地带,有两个新安装的大铁罐模样的装置,其中一个写有“江苏农村清洁能源工程”字样,旁边建了一排平房。在园区打工的一位师傅介绍,这是利用猪粪产生沼气并发电的设施,今年初就建了,到现在还一直没有投入使用。

猪粪直入排灌渠,排水成了排污

位于江宁区湖熟街道的南京佑侨农业生态园养猪场开办已4年,却一直没有办理环评手续,猪粪水长期直排秦淮河;省、市、区三级政府投入近140万元建设的猪粪发电工程项目,至今也未投入使用。记者进行调查后深感疑惑:这样的项目,凭什么成为“农业生态园”?

负责在孟岗湖排水站排涝的电工王士明师傅告诉记者:“一下大雨,猪场粪水就大量流过来,每次排水排涝实际是在给养猪场排污。今年3月以来,已向秦淮河排了约10次,每次最短也半天。这里是全镇最低洼的地方,不排水就会形成内涝。”每次开机,排水站4台20英寸水泵一齐工作,由于几年来经常浸泡在猪粪水中,铁管壁被腐蚀得层层脱落,“明年必须维修、更换了”。

记者发现,养猪场内大量猪粪顺着水沟,淌到一个10多米宽、50余米长的塘里,黑乎乎的猪粪水散发着扑鼻臭味,旁边有些树木叶子已被“烧”成黄色。与猪粪塘一路之隔的东边,是一条排灌渠和孟岗湖排水站。当地新跃社区一位村民告诉记者,这个猪粪塘原来也是排灌渠的一部分,几年前被分隔开,路下面还有一个口径约80厘米的水泥涵洞连接塘渠,一下大雨,猪粪水就会流进排灌渠。记者仔细察看,排灌渠内的水色也是黑乎乎的。

一位村民悄悄向记者透露:在秦淮河大堤下还有个涵洞,如果秦淮河水位低,则不用排水站开机,打开闸门就能向秦淮河排掉猪粪污水;秦淮河水位高时,还能开闸放水,冲刷稀释塘里的猪粪。在排水站出水口西边10余米的秦淮河边,记者果然找到了这个涵洞闸门——它正对着大堤内的猪粪塘。记者试着转动闸门上方的摇柄,一股黑污水夹带着泡沫立即涌了出来,空气中很快充满臭味。

记者随后赶到东北面不远处的“耀华生态园”,得知它已于去年11月更换园主,一个月前改名为“绿鼎农业生态园”。园内有5个玻璃控温大棚,用的肥料主要是尿素和复合肥,猪粪用得很少,前年从汤山街道拉来的6车猪粪还堆在园区一个池塘边没有使用,20天前从佑侨生态园拉来的数车猪粪也堆在一边。在园内已干了2年多的杨师傅对记者说,一年去拉几次猪粪,都没有用掉。可见,这里并不能大量消耗佑侨生态园养猪场猪粪。

记者以农业调研人员的身份给佑侨生态园的肖老板打电话,他承认,养猪场粪水经常排入秦淮河。他租用新跃社区流转的400多亩土地30年,搞生态园已5年、办养猪场4年,因为猪粪处理存在问题,一直没能通过环评,也未经环保部门审批。

既然养猪场的猪粪等废渣不能被有效利用,对秦淮河的污染,是不是还将持续下去?

江苏绿保生态生防研究所王所长告诉记者,产气罐建在地面上,不利于利用地温产生沼气,在生态利用上打了很大折扣。因为产生沼气的温度要达摄氏15度以上,南京地区土壤平均温度是18度,夏季可达21度,根据这一特点,建地下沼气池才有利于产气发电。而这个沼气发电设施的产气罐建在地面上,冬季升温慢,难以形成规模化产气,明显不实惠、不实用。

见记者追问猪粪问题,养猪场的吕师傅有些警觉,申辩说:“有些干猪粪是让耀华生态园免费拉去种蔬菜的。”在养猪场路边空地上,记者看到露天堆放着两大摊猪粪,分别约有20多平方米和50多平方米。“它们堆在这里有多长时间了?为什么没有运走呢?”记者问道。吕师傅尴尬地说:“有10多天了,不知他们为什么没有来拖。”记者向他索要拖猪粪人的手机号码,他却说,“原来那个手机坏了,号码调不出来”。记者又问:“猪粪露天堆放,风吹雨打的,最后还不是给冲到旁边沟里、流到水渠里,最后排进秦淮河吗?”吕师傅和几个在猪场打工的人苦笑着,不再说话。

我国于2001年颁布施行的《畜禽养殖污染防治管理办法》规定,新建养殖规模达500头以上的养猪场,必须进行环境影响评价,办理审批手续。养殖场污染防治设施必须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使用;猪粪等废渣综合利用措施,必须在养殖场投入运营的同时予以落实。

生态园的肖老板自己也对这个设施没有信心。他在电话中说,利用猪粪产沼气发电,这个项目共投资150多万元,他自己掏了13万元,其余都是“政府支持的”,但“工程至今没有验收,也没有投入使用”。

记者不禁疑惑:这个设施离最近的养猪点也有80米左右,距离另外两个养猪点则达百米以上,而且地势较高。要把养猪场的粪便污水等输送到产气罐内,成本是不是太高?生态园长期能承受得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