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是后宰门派出所

2020-01-17 18:11

对于民警,男子表示:“我姓张(化姓),来自湖南。这是我的亲孙子,才出生3个月,患有一种先天性疾病,医药费非常贵,已经花费了十几万治病。我们是农民出身,家庭本身就不富裕。后来看见媒体报道南京有弃婴岛,我和家人商量后,决定乘坐火车到南京,将小孩放到弃婴岛中,让福利院接收,请福利院出钱给孩子看病,给找个好人家。”

千里之外赶来

经过后宰门派出所的详细调查,昨日下午警方表示,张某(化姓)的行为并不构成遗弃罪,也够不上治安处罚,目前其家人已赶来南京,仍在处理此事。这事情属于道德层面的问题,警方已经对其进行批评教育,抛弃孩子实在不应该。

事情调查

据悉,南京的“婴儿安全岛”自启用以来,几乎每隔一天都能收到一名病残婴儿,而且大部分都是重度病残儿童。其中,有安徽、山东、河南、浙江、上海等父母将婴儿带到南京来遗弃的,“婴儿安全岛”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线。

但要进行批评教育

不构成遗弃罪

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院长朱洪表示,出现这样的情况,也在主管部门的预想中,但也说明了一点,这些孕育并生下他们的父母也还是希望将孩子放在一个经济比较发达,医疗服务比较优异的地区。

站在小床边,男子看了孩子最后一眼后,眼角处有些湿润,一转身,夺门而出。从温暖的弃婴岛出来后,他迟钝了一会,才想起来冷,拉好拉链。站在民福巷中,他依然在做着思想斗争,就在巷子内走来走去。

扔下有病亲孙子

就在男子徘徊的时候,一双眼睛已经盯上了他。很快,南京市儿童福利院门卫室出来一名工作人员,到弃婴岛内检查。发现有婴儿后,工作人员立刻报警。

男子放下亲孙子后迟迟不离开

事情回放

前天晚上10点多,冬季的南京夜间气温已在零度以下,凛冽的寒风中,一名男子出现在南京市玄武区民福巷路口,他的手中抱着一个大包袱。匆匆而过的市民大多没有留意,这个严实的包袱内,是一个才出生3个月大的男婴。

“一方面,我能理解这些父母的确是情非得已,他们并没有将孩子随意丢在路边或郊外,而是选择了南京这个经济较为发达,医疗条件比较好的地方。有些父母甚至从湖南、河南等离南京较远的地区和省份赶到南京,说明他们仍旧想给孩子一些保障。但是,遗弃婴儿是违法的,是必须打击的。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也很无奈。”

警方结论

随后,男子还掏出了一些证明给民警看,并介绍,这种先天性的疾病,每年的治疗费高达100万元左右,自己一家人实在无力承担。从踏入派出所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抱着婴儿,都没有放下过,还不时轻摇孩子,让其安心睡觉。

据后宰门派出所的办案人员介绍,张某表示,孩子有先天性疾病,治疗费已经花了十几万,家庭无力承担,因此想将这个负担转嫁给社会和政府。正好他看见媒体报道南京弃婴岛的事情,因此一家人商量后,决定将孩子放进弃婴岛。

吸了几口冷空气,男子坚定朝南京市儿童福利院门口的弃婴岛方向走去。站在路口处,直行就是弃婴岛,朝左就是离开,朝右就是进入小区,里面是后宰门派出所。到底何去何从,男子再次想了一下,咬咬牙拉开门,进入弃婴岛。

对于遗弃罪,办案人员说:“首先要看嫌疑人是否有犯罪故意,就是要故意遗弃孩子,放任不管,带有毁灭性的。但是张某并无此目的,他的目的是想转嫁负担推卸责任,因此从湖南来将孩子放入弃婴岛。其次有人将孩子扔在路边后,躲在一处观望,那么这样的人同样不构成遗弃罪,他们主观目的不是想孩子死亡,而是想有人将孩子捡走或者报警,由政府处理。但是这样的行为,警方一般都要进行治安处罚,因为这是一种违法遗弃行为。最后希望广大家长注意,遗弃孩子是法律不允许的,道德上也是不允许的。既然生了,就应该尽到自己的抚养责任。” (请报料人钱先生领取信息费80元)

黑暗中盯住他的这双眼睛,属于南京市玄武公安分局后宰门派出所的保安,他感觉男子行为异常,立即向巡逻民警汇报。后宰门派出所民警赶到拦截男子进行盘查,面对警察,男子如实表示孩子是自己的亲孙子,自己也是有苦衷的。随后,男子抱着婴儿,来到后宰门派出所接受调查。当晚在派出所内,金陵晚报记者见到他时,他抱着婴儿不时躲闪镜头,连声表示自己也是迫不得已,不希望有记者采访。

朱院长坦言,现在几乎每两天都能收到一名弃婴。这已经成为儿童福利院的基础常规工作,尽管如此,如果工作人员发现了有父母想要遗弃孩子,工作人员还会规劝他们,进行最后的努力。

从一开始,公众针对婴儿安全岛建成后的效果就有争议。目前的现实似乎验证了部分人的担心:弃婴岛成了对部分有抛弃孩子念头的父母的一种变相鼓励。

小门内,一台空调正开足马力提供暖气,一张漂亮的小床上,有着足够的被褥为孩子御寒,旁边还有保育箱。面对这些东西,男子拉开了衣服拉链,接着将孩子放在了小床上。打开包袱,一张小脸正在熟睡中,睡得十分香甜,以至于放入小床中,孩子都没有睁开眼睛。

寒冷的黑夜中,弃婴岛仍在运转,暖人的室温,漂亮的小床。男子将一名婴儿放进去后,迟迟不愿离开,就在附近徘徊逗留。吸了几口冷空气后,他似乎坚定决定,转身离开。不一会儿,他再次回到弃婴岛看看。很快,南京市儿童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发现了婴儿,并报了警。看着警察来了,他的眼神中闪烁着光芒,孩子有救了,任务完成了。

 
;